一根糖葫芦

哎哟楚哥您这戳脑袋还能更宠溺一点吗?

小姐姐早已看破了一切🔒

大噶仔细听,还能听见边戳边走的时候楚哥从鼻腔里压出了一句变了调的“哼”【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⑧过真的太宠溺了嗷!!!

而且在转换镜头之前的最后一幕,就是在“哼”的前后,楚哥笑了一下!!!弯嘴角了!!!!!

推一波【倘若类型只能选一】时我会推荐的DM文

马一个!!!!!我爱烧饼我爱镇魂我爱默读我爱杀破狼残次品考完试就去看!!!

花楚酒霖:

我没写的类型可以评论通知我补充,我要是还没写那就是没得推荐惹


在家整理本子中,顺带着就整理出来了一个我个人口味榜单,真的就是个人口味(




我要征服这星辰与大海(海盗):船长偏头痛BY青浼


古风架空:杀破狼BYpriest


古穿今:1930来的先生BY白云诗


皇权宫斗:景帝纪事by非言非默


52张捎带大小王,牌局里叫我爸爸(扑克):最后一张牌BY张鼎鼎


rap+音乐:REMIX混音人生BY孙黯


包养:包养这件小事by Dr.solo


推理惊悚:默读BYpriest


系统快穿:想做男配其实很不容易BYmijia


篮球:强势攻防by焦糖冬瓜


是要瞎几把过,还是舞出我人生(舞蹈):醉死当涂BY薇诺拉


攻宠受,攻苏文:刺猬BY谦少



宠物:我开动物园那些年BY拉棉花糖的兔子


穿书+修真:穿到搅基同人里的作者你伤不起啊BY: mijia


星际:残次品BYpriest


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(特种兵):最终流放BY河汉


校园:撒野(互攻注意)BY巫哲


Np:卿平洲纪BY桐宿


都市灵异:镇魂BYpriest


黑帮情仇:杨九BY淮上


网游:网游之演技一流BY酥油饼


欧风:危险美学BY焦糖冬瓜


职业游戏:AWMBY漫漫何其多


兄弟:重生之容少BY焦糖冬瓜


娱乐圈:金牌助理BY非天夜翔


神话:幽灵酒店BY酥油饼


年下小狼狗:你却爱着一个傻逼BY水千丞


现代架空:山河表里BYpriest


恨不得掐着作者脖子逼她写长(兄弟):狼狗BY千十九


人鱼:海怪联盟BY天堂放逐者


搞笑:一个爹爹三个娃BY风维


网络一线牵(字幕组):呵呵BY七英俊


主攻:(我平时根本不看,这是早期私心)又一春BY大风刮过


主受:(烂尾注意 瑕不掩瑜)圣龙的共妻BYleelun


师徒:(现在有点看不下去但是我真的看了十多遍)数见红尘应识我


就是开车:虎狼同穴BY叶昕




转转转不用问我了

板书

*OOC,慎入

这是个和往常一样的晚上,沈巍埋头备课,赵云澜叼着根棒棒糖坐在桌子的另一边、不挡光的地方——沈巍特意为他倒腾出来的不小的角落,那腿呀,一抖一抖的,生怕别人不知道在沈巍面前他这副吊儿郎当又少年气十足的模样。

眼看着沈巍写完了最后一个字,赵云澜将棒棒糖顶到一边开了口,这也和往常一样:“沈巍呀沈巍,你说你这钢笔字写得这么好看,那你上课写的板书肯定也很好看咯?”几乎就在赵云澜开口的同时,沈巍抬起了头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赵云澜,好像他接下来讲的每一个字都有多么重要似的。这当然也和往常一样。

不过任沈巍如何了解赵云澜,也还是没想到他今天居然会问到他的板书。沈巍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:“还行吧。”“哎,你这可就谦虚了啊,谁不知道你沈教授的‘还行’比这大部分人的‘很好’好很多呀,”赵云澜突然就认真起来,甚至取下了他第二心爱的棒棒糖,抬起了沈巍的下巴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沈巍,“宝贝儿,在老公心里,你是最棒的。”说完还冲沈巍挑了个眉。沈巍的耳朵顿时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。可是更让他羞的,还在后边儿呢。

赵云澜这个人,你根本无法知道从他嘴里吐出的,什么时候是真话什么时候是假话,什么时候是正经话什么时候又是撩骚的话。比如现在。“宝贝儿,要不你让我看看你的板书吧,你看啊,虽然我实打实地相信你的实力吧,但是眼见为实,你也让我见识见识,斩魂使大人的板书功底呗。”赵云澜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糖叼了回去,手也从沈巍的下巴上回到了他自己的嘴唇上,一边大拇指摩挲着自己的嘴唇,一边向他的小鬼王提出这么个“合情合理”的要求。

“家里可没黑板,反正…我明天要上课,你明天过来看就可以了啊,家里和你们办公室离学校都不远,”沈巍越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,既满足了云澜的要求,还能让赵云澜看到他在课堂上不同的一面,连看着赵云澜的眼睛,都越发亮了。“不了不了,我明天和那什么部长还有顿酒要喝呢,”开什么玩笑,赵云澜心想,他要是真想看沈巍写板书自个儿去看就好了,又何必大晚上的特意提出这么个要求,“沈教授,以身为板,以手为笔,展示一下你的板书功力如何?”说话的同时,赵云澜解开了他那统共就那么几粒扣子的骚包睡衣。没错,就是沈巍第一次到他家见到的那一套。赵云澜可宝贝它了。按他的话说,这就是“见证俩人关系第一步大跃进的信物”。

不出赵云澜所料,沈巍果然又羞又恼,他放下了钢笔:“赵云澜你……”“我?我怎么了呀?我这不是邀请沈教授,哦,我的男朋友为我展示他的专业素养吗?”赵云澜取出纸棒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,一脸无辜地摊开了双手。他双腿一蹬,跳下桌来,走到沈巍身边。一边走,还一边扒下了睡衣,随手丢到了刚刚他坐着的地方。

沈巍明显有些无措,想要站起身来,却被赵云澜按住了肩膀。他觉得自己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,除了赵云澜搭在自己肩上、隔着衬衫的那双手给他的滚烫的感受,哦不对,还有赵云澜压在自己耳边,吐出的温热的气息和声音,“宝贝儿~你看老公我心甘情愿给你折腾了那么多回,你满足一下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又怎么了,你只是动动手而已呀,又不是让你当板。”“胡说八道,明明是你自己力气没我大压不过我才让我压的,”沈巍如是想,但是多年的自制和身边难得那么软的赵云澜,让他无法将这些话说出口。

见沈巍的耳朵越发通红剔透,赵云澜的玩心也愈来愈重。他又往沈巍的耳边吹了口气,“哎,沈教授,你这耳朵红得都可以跟猴子的屁股媲美了诶。怎么,是换一块板,就写不好板书了?怕被老公我笑话?放心,老公绝对不会笑你。就算你写得歪歪扭扭,在我眼里也是最端正大方的!”为了证明自己的可信,赵云澜还捶了捶胸口。声音沉闷,在安静的书房中却也显得格外响亮,与色情。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为了掩饰这阵尴尬,或者其他原因,赵云澜低低地笑了起来,就是他那种气音的、似乎喘不过来气了的、又噘嘴又弯唇的笑。

沈巍终是忍不住了。在赵云澜说到“猴子的**”那几个字时,他就想斥一句“胡闹”,奈何赵云澜的气息和声音,实在是让他半边身子都酥了,只想听他再多说几句,哪顾得上他都说了些什么。

使了点巧劲儿,沈巍拨开了赵云澜的手,站起身来。他一言不发地看着赵云澜,眼神中掺杂了许多东西:羞恼,执着,无辜,埋怨……还有一些,赵云澜看不懂的东西。赵云澜被他这架势整得有点懵,笑也不笑了,一脸严肃地回看着沈巍:“宝贝儿,你怎么了呀。没事儿,你真不想写咱就不写了呗。我下次,不,明天就去看你上课,看看你是怎么写板书的。宝贝儿,你说话呀。”他的双手正想搭上沈巍的肩,试图把他摇摇正常。可惜手还没有碰到,就已经被沈巍捉了住。这下赵云澜更懵了。不对,他隐隐约约是有点感觉的。

果然。赵云澜被沈巍制住了双手,不知怎么的就回到了房间,床边,和沈巍一起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推倒在了他们一起选回来的那张双人大床上,身上立刻压下了一个沈巍。赵云澜根本没怎么挣扎,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挣不过沈巍,“哟宝贝儿,终于决定给你老公我欣赏你的板书了?”就算到了这地步,赵云澜也压根儿没有服软的打算。

“是。”这是言简意赅的沈巍。赵云澜没想到这回沈巍居然会回答他,不禁愣了一下。只见沈巍慢条斯理地摘下眼镜,叠好,放在赵云澜耳边。多年的直觉让赵云澜感受到了一丝丝不妙,可惜已经逃不了了,不过他也没想从沈巍身边逃走。“你尽量不要动。不然眼镜会压坏的。”嘿这小子,这还来劲儿了。

“那么,开始了。”沈巍一本正经,连在课堂上从不吝啬的春风一般暖人的微笑也不给一个。“首先,板书设计要有目的,”沈巍的手抚过赵云澜的喉结,短暂停留了一会儿,便往下行去,在赵云澜的闷哼声中停在了剑突上两横指处,一笔一划写下了“目的”二字。最后一笔顿了许久,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。“其次,板书设计要周密”,沈巍的手在赵云澜赤着的上半身绕了一大圈,写下了“周密”二字,“换言之,就是要全面反映教学内容”。沈巍一边咬重了“全面”,一边在赵云澜的腹肌上画了两个大大的圆圈。

赵云澜终于有些受不住了。他开始挣扎。只是这点挣扎在沈巍眼里又算什么呢?他轻而易举压住了赵云澜:“云澜,说要以身为板的人可是你,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?小心啊,别压坏了你旁边的眼镜。否则我明天可就没得戴了。”最后这句话似乎是有什么魔力,赵云澜乖乖地就躺着不动了。废话,他可不想让没戴眼镜的比野兽还要野兽的沈巍白白让别人看了去。

“然后,板书设计要有启发性”,沈巍一边说着,一边扒下了赵云澜的睡裤,“能对学生的思维有所启发。”这次的“启发”二字,是落在了赵云澜的小腹上。赵云澜已经忍不太住了。他的喉结在滚动,他的拳头在握紧,他的器物,在昂首。反观沈巍,还是一本正经的模样,只要忽略他越发暗沉的眼睛,和越发低沉的声音。“最后”,沈巍的一只手握上了那物件,“板书设计要简洁”,几乎是话音刚落,沈巍那另一只不知什么时候取好了润滑剂的手已经伸到了后面。他一边在后面为赵云澜做着开拓,一边在前面写下最后两个字。

最后的字写完,沈巍就伸手将眼镜放到了床头柜上。这只手,终于也要开始它今天最重要的工作。沈巍盯着赵云澜的眼睛,似乎有很多话想说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当他越来越迷茫越来越无措时,赵云澜叹了口气,伸出手将沈巍的脑袋扳向自己,同时自己也迎上前去。“开始吧,宝贝儿,小巍……”最后的“巍”字,隐没在了两人相濡的唇舌之间,只可闻其交缠之声……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maybe这才是阿杀的真实任务???

在红姐说到他拿你当好朋友的时候

沈教授的手搓了一下呀呜呜呜呜这个细节我磕爆!!!

小紧张小羞涩小克制统统表现出来!!!

妈呀这老夫老妻的默契

几乎在巍巍要开口的同时澜澜开了口

还同时挑了个眉

看巍巍这欣巍和关心的表情

用一种兄(fu)弟(qi)之间特有的熟稔和埋怨,懒洋洋地靠在人家身上替他(这个不善说话的人)和自己的手(jia)下(shu)解释他的习惯。真的是慵懒。

只有很好的安全感才能让人有那种慵懒的感觉吧

酒后二三事【看图说话】

第二天早上,赵云澜在久违的温暖中醒来。阳光,薄被,还有在床前坐着的那人给他的安全感,虽然此时他并不知道,他感受到的温暖中还有安全感这玩意儿。

扶着他酸疼的老腰,赵云澜起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。他昨天喝断片儿了。和那个大学教授,沈巍。嘶,赵云澜倒吸一口凉气,不就是喝个酒调个情摸个底吗,怎么就把自己喝晕了呢。不该呀。

赵云澜扶着额头思考,昨天离开饭馆以后都发生了什么,他是怎么好好回到家的,以及,沈巍又在哪里。不经意间抬起头,却看到眼前穿得整整齐齐、双手交叠放在交叠着的腿上、抿着嘴一脸乖巧地盯着他的沈巍。哦不对,这回沈巍没有穿着他那从不离身的西装外套。

赵云澜被惊了个彻底,整个人往后弹了出去。他从来没觉得死猫给他淘的这张床弹性这么好过。一张床弹性这么好干嘛,大老爷们儿的。回去就扣光那只死猫的小鱼干儿,这个月都别想吃了。

但是他起不来当然不是因为床的弹性太好。弹了这么一下以后,赵云澜才反应过来他的腰到底有多疼,好像这动作触发了什么开关似的,连身下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都在隐隐作痛。然后他整个人就起不来了,瘫在了这张“弹性太好”的床上,动不了,也不再想忍痛挣扎。脑子难得放空。

光顾着疼和扣猫粮的他也当然没有发现,在他倒下去的同时,沈巍那交叠着的腿也放了下来,锃亮的皮鞋堪堪与他光着的脚擦身而过。

终于稍稍缓过来了的赵云澜撑起身子,做好了面对残酷现实的准备,艰难地抬起手指刚想说些什么,就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到他身前了的沈巍,端着一只碗,用杂糅了无辜抱歉关心种种情绪但依旧纯洁的大眼睛盯着他。于是赵云澜又倒了下去。美人是美人,但这样就有点吓人了。

这回沈巍没给他缓冲心情的时间。他把碗放到了一边的凳子上,然后上前慢慢扶起了赵云澜。这下赵云澜终于有时间有条件好好欣赏他焕然一新的狗窝。在他环视四周的时间里,沈巍已经又一次将碗端到了他面前,“先把粥喝了。”赵云澜没接,或者说是没顾得上接,“这些……都是你整的?”沈巍没说话,只是看着他。赵云澜这才反应过来,把碗接了过去,就看到沈巍轻轻点了点头。于是他接着问:“你在这守了我一晚上?”沈巍抿了抿嘴,带着点小羞涩,还有些许抱歉,“应该的,昨晚,对不住。”